想要一只猫

凌凌生日快乐❤
@凌云壮志 
每一天都要开心哦❀
早安!

舜远.《十三岁》

啊啊啊啊啊他们超好的啊啊啊啊啊!!谢谢姐姐!这个礼物真的超———级喜欢(*`▽´*)

凌云壮志:

*是自家妹子生日的贺文,也是孤帆一周年的贺文。


*用的是之前那个成年远皮的幼远的脑洞。


@墨樱  生日快乐!




《十三岁》


 


00


这么说来,十三岁的尽远是什么样子来着?


 


01


舜艰难地回忆,十三岁对于男孩子而言才是身子骨开始窜高的年纪,尽远是刚好符合那个规律的。那年春天新校服还没有来,尽远的裤腿就开始遮不住脚腕,舜有时候在上学路上看到他,就清清楚楚看到裸露在外的脚踝。因为是阳光照不见的地方,白得能看清深色的静脉,街角的杏花在风里簌簌下落,被踩在帆布鞋下的花瓣也是洁白的。


身条长高一些,一下子显得消瘦起来,舜握过他的手腕,还有些硌手。十三岁的尽远不会笑,每天垂着眼眸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,任谁说话都认真听着,时不时点点头发出模糊的回应声。干净又洒脱,打球的时候短短的翠绿发梢磨蹭着后颈,不小心衣摆被撩起来,就能看到很美好的腰线。舜跟他才刚刚算是熟络起来,那时的舜姑且是个开朗性格,却也不怎么擅长没话找话,以至于这种“刚刚熟络”的状态维持了许久。他们坐同桌,后来因为尽远个子长高了,被调到后面去,舜上课听得津津有味,抄笔记的时候一下子注意到身边换了个人,还有些不适应,偷偷别过脸往身后看,尽远正若无其事地眨着眼,忽然留意到他的视线,就也看过来。


那时候也是个少年的舜想,这个小少年是很好的。抄笔记的字迹不是很端正但十分清晰,稍微显现出点点锋芒。像是暗中发亮的翡翠。


总而言之,舜记得,十三岁的尽远是很好的,好到在岁月里磨砺不去,但若说他是否真正追念,就不得而知了。


 


02


二十三岁的舜和二十三岁的尽远是伴侣,是爱人,是同床共枕的那种关系。舜每天早上睁开眼,一定能看到一小片翠色摊开在枕巾上,他会去拨弄不那么柔软的发梢,很容易就听见尽远迷迷糊糊的鼻音。


有一天晚上,舜不知怎的梦到十三岁的时候两个人打篮球,自己不小心被砸到了脑门儿,睁眼就看到尽远难得焦灼的眼神。舜刚想跟尽远说没事没事不疼,就突然醒过来,就看到尽远很反常地在被子里缩成一团,睡得不是很安稳。


平时尽远的睡姿端端正正,偶尔也会微微歪斜了身子往他的方向一靠,这种把自己揉成团的睡姿还是头一遭见,舜还以为他不舒服,正去摸他的额头,人就醒了。


 


没过几个月十三岁的舜也开始长高,在前排坐着,很快就被看出“鹤立鸡群”之感,老师又把他调到后排,隔个过道就是尽远,舜整理书的时候掉了个笔记本,正要弯腰去捡,尽远就先一步捡起来,舜愣愣地接过,不小心碰到尽远微凉的指尖。尽远对他点头示意,别过脸不再看他,舜的心情却一下子轻快起来。


有天尽远状态不佳,上着上着课后背弯下去,舜微微侧脸就能看到他清晰颤动的睫毛,耳根有点不正常的红,他正要睡去,老师开始提问,舜看看老师看看他,压低声音把他叫起来。尽远快速睁眼时有几分惊惶,还有点不明所以的懵懂,眸子上蒙一层水汽,湿润明亮。


你是不是病了?舜问他。他仍有些无精打采,迷蒙着眼摇摇头,舜叹了口气,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,尽远还未来得及往回缩,眼里的水润层层掉了个干净,舜看着他眸中一瞬闪现的冷冽锋芒,心中叹气,举起手跟老师说——“老师,尽远发烧了。”再回头看看,尽远一脸诧异。


十三岁的倔小孩,生病了不说,也不愿意让人碰,但是对他好,他都会记得。


 


时隔多年,舜在这个清晨猛然想起那天尽远的那一眼,看着碧绿眼眸里的水色散去,转变为警惕与疏离。


那一秒他就知道,这不是他的那个尽远,这不是二十三岁的尽远。


 


那这是谁?


 


03


舜从便利店出来,看到尽远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伸长两腿仰着脑袋,看前方公园里的大簇气球,小孩子在气球堆旁吹泡泡,阳光下的泡泡飘过头顶,留下一片彩色的影子。尽远套着件灰色卫衣,入秋了,看来是觉着冷了,把手塞进布兜里暖着,这件裤子也是几年前的了,现在穿来还是有些短,伸长腿的时候,脚腕也会露出来,雪白的一小块,很显眼。舜坐到他身边去,尽远惊了一下,本能性地往旁边挪了挪,舜也不尴尬,顺势就把手里的购物袋放在两人中间,热豆浆塞到尽远手里给他暖手,自己熟练地开了罐咖啡,喝了两口发现换了个壳子的小少年在看他,眼神很复杂,舜一思索发现忘记给他吸管了,于是又把袋子打开——然后还不属于他的少年就用二十三岁青年的嗓音道:“舜。”


舜手一抖,平静道:“怎么了?”


“……你养猫了吗?”尽远斟酌着问。


“为什么这么讲?”舜把吸管也给他,问。


“抓痕。”尽远面无表情道。


哦。舜回忆,大概是起床的时候看到了,当时的气氛可有够尴尬的。不过这抓痕可是在后背……


“没养。”舜情不自禁地笑,“养了别的。”


少年下意识觉得这不像是什么好话,沉默地开始喝豆浆,还会咬吸管,舜在一旁眯着眼笑,桃花眼笑起来很动人,尽远瞥了他一眼没料到他这阵势,沉默地又垂下脑袋,有些长的额发垂下一点,遮住半片眼眸。


舜看了他一会儿,扯过他的手放在手心暖着,尽远一下子炸起来,手指尖软软凉凉的,有茧子,手指很长,指节分明。舜很清楚天气稍微冷些,尽远就容易手脚冰凉,时常僵硬得写不出字来,舜就找借口说无聊啊玩玩你的手指,暗地里就把手捂热乎了,所以二十三岁的尽远是早就习惯了的,但是十三岁的小朋友就不那么清楚了。


唉,生病了摸摸人家的额头,眼神都那么凉呢。


 


“现在的我是什么样的?”少年低声问道,竟然主动挑起话题,舜搓着他的手指道,“是你见到那样的。”


岁月磨平人的棱角,冰块化在温水里,露出些微温和,也粉饰了人情世故。变得圆润、稳定,没有直来直去的坦率,也变得懂爱,敢爱,会爱,从陌路人变成他的青年。从他喜欢的模样,变成他所爱的模样。


“不是你担心会变成的那种样子。”舜提醒道,“是你最好的样子。”


 


04


舜大概知道尽远的家庭关系并不和谐,他每天一个人上下学,生病了来接他的还是个老爷爷,一口一个“小少爷”。尽远总是显得不开心,他对这个世界的代入感淡薄,家长会的桌前也从来都空空如也,偶尔打一场球也不说几句话。像是少年时期一小片冰冰凉凉的云,团居在人群一隅,等待着自己的电闪雷鸣。


他是班级里关系跟尽远最近的人了,但也跟尽远没几句话好说,尽远不会主动挑起话题,舜的脸皮也没那么厚。有一天音乐老师播放著名歌唱家洛维娜夫人的歌剧,全班人听得都很入迷,舜刚要沉进去猛然想起尽远,回头一看,屏幕上的人影映在眸子里,但这双眼眸空荡荡的。


“我不想要成为那样的人。”尽远的声音很轻,在颤抖。


“……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。”他显露出片刻脆弱来,而舜握住了他的手。


 


后来的后来,舜才知道,这位了不得的女歌唱家就是尽远的母亲。其中似乎有许多难言之隐,舜也不想去挖掘。他只记得自己抚摸过尽远的脊梁,感受着对方细微的颤抖,他拥抱他,吐息倾斜在耳畔,说,你会是最好的那个你。


所有热血与少年最怕的,是时过境迁,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,做着千篇一律的事,过着索然无味的生活。青春是与梦想挂钩的,所有人都在思考自己将来要做些什么、能做些什么,但他不是,他只是坚定地、固执地,有那么几分焦灼与惶恐地说,我不要成为那种人。


这你就已经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了。舜这么想,少年啊,你的十三岁,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啦。


 


很长的一段日子里,舜与尽远都学着去爱,他们笨拙地试图接触情感的本质,企图从感性生物的本能中脱出,以一种近乎理想的剖离状态解析感情。稚嫩是一具躯壳,是不染纤尘的防护网,蜕去后,就不得不沾染风尘。同化与被同化的过程。


 


舜也曾经问过自己,你懂不懂什么是爱?那一年他高考,站在落地窗前看灯火阑珊,眼睛很疼。他胡乱在草稿纸上写了点什么,心里想着未来,想一些期许,最后低头一看,满纸的“尽远”。


 


05


“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?”


舜停下脚步,镇定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
“……合租不会睡一张床。”


“我舍不得让你睡沙发。”


“舜。”尽远皱着眉,眼角有点红,“别拿我当小孩子。”


舜看看他:“你的确不再是小孩子的模样了,你看,我也不是了。”


“我知道你不是了。”尽远干巴巴地说着。“但你仍然在敷衍我。”


“如果我说是,你会怎么想?”舜故作镇定道,心跳如擂。


尽远一下子噎住,面色有点阴沉。


“……为什么?”他有些困惑地,语气轻飘飘地问。


“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喜欢你,还是奇怪你怎么会喜欢上我?”舜轻笑,又觉得为难小朋友不太好,“你大概可以理解为是天生注定。”


唬人。尽远在心里判断。


“我可没有唬你,尽远。一直到现在我都想,我一定是天生就有爱你的能力。”舜脸不红心不跳,“这种话我可没有和未来的你讲过,你要保守秘密。”


“……真的幸福吗?”


“你觉得呢?”舜看了眼塞在自己兜里的手,“你觉得和我在一起,你会幸福吗?”


“你对我说这种话是不是过于早了。”尽远依旧冷着脸道。


“我怎么不记得十三岁的你话这么多?”舜毫无诚意地转移话题。


十三岁的小朋友完全斗不过二十三岁的大孩子,败了。


“你十三岁的时候……”尽远的声音低下去,“也没这么会耍贫嘴。”


“人总是会变的,像十三岁的我还没喜欢上你呢。”


尽远沉默了一下。


舜看着他的表情,突然被某种预感击中,他就像是心有灵犀,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捕捉到对方的思想,但这个猜测太过大胆,甚至显得匪夷所思,他一下子不能确定。


“……你没变,是吗?尽远,你是不是觉得你没变。”于是他小心翼翼地、轻飘飘地问他。这个藏在里面的少年把头垂得更低,摆出拒绝的姿态来,舜觉得喉咙里哽了一下,他不敢对这个少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他怕。他怕极了。


“请等十年后的我对你说吧。”尽远却在这时忽然抬起头,总是无神的眼里竟然多出几丝笑意,他用少年恶作剧般的口吻这么讲道,舜立即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反将了一军,糟糕大意,他以为这是谁家的少年,这可是尽远!


他此时侧着脸看他,用十年后的他的脸,笑出十年前的质感来。好像整个青春期他都没笑过几遭,现在他毫无掩饰地对舜微笑,他说:“谢谢你,舜。”


舜挑起眉梢微笑,轻轻亲了亲他的额头。


 


06


“这么说来,十三岁的你是什么样子来着?”舜问眼神朦胧的尽远,手指缠住他的碎发,笑着问。


“……”尽远平躺在床上,发了几秒钟的呆,记忆一点点回温,他不是很愉悦地看了舜一眼,又被这张笑脸堵得没了气,片刻后释然笑道:“是现在的样子。”


舜凑上前去:“现在的什么样子?”


尽远没有回答,只是若有所思了一番,抬头亲吻舜的下巴,舜紧接着吻上来,两人都心知肚明。


是现在的、喜欢你的样子。


 


Fin.



想看内里是幼远的成年远,穿着卫衣双手插兜坐在椅子上,伸长两腿脚跟抵地嚼泡泡糖,面无表情地仰起脸吹泡泡。有人在旁边讲事情,他一副神游天外的冷漠模样,垂着脑袋想事情,忽然站起来,裤腿下露出脚踝,杵在来人面前,面不改色抄起手,一股子“这件事儿我管了没商量”的样子,被挡住身后的舜一脸诧异,看见尽远的长辫子晃呀晃,不自禁挑起眉笑。


——2017.10.20





BGM换了两个,原本是《阿和》,后来换了《刚好遇见你》,感觉后期有点飘了…………………以后也许每周只能用手机写点短段子一类的,这篇过四千了,算是比较难得啦。妹子说想看小孩子的舜远,她那个年龄的舜远,于是就结合了这个一开始没打算写的设定,还是感慨一下他们真是好都是世界宝物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到啦!!!!超可爱!!!!给太太打 call!!!!@我心已死 
签绘也,超好看!!(我这算是运气好吗)

返图!!
赞美姐姐@凌云壮志 
封面超好看的说!

宋凌生日快乐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❤️
动作和衣服有参考
写完作业开始画所以画的特别的潦草
QAQ
@凌云壮志 

突然想写,但是字丑......
凑不要脸的艾特一下,@凌云 壮志 

各种临摹的鸟
突然发现自己画的鸟超级少呢……